《惠崇春江晓景·其一》

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翻译】

竹外的桃花绽出三两枝,凫鸭已先领略到春水的暖意。遍地蒌蒿,芦苇露出短芽,正是河豚与潮俱上之时。

【赏析】

题画诗是苏轼诗歌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苏轼以诗人和画家的双重身分创作题画诗,在理解、鉴赏和表现上都具有独到之处,达到了臻于完美的境界。不少作品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惠崇春江晓景》便是其中之一。

《惠崇春江晓景》是苏轼为僧人惠崇所作画的题诗。全诗虽只短短的四句28字,但却很好地传达了原画的精神,使人见诗如见画。今天,虽然已无从看到惠崇的画,但通过苏轼的诗,我们却能领略到画的景物、布局,以至画的意境。那是一幅初春的景致吧!绿色的竹子外开放着两三枝桃花,鸭子浮在水面上,满地的蒌蒿,芦苇刚刚发出新芽。诗人以传神的笔触,向我们传达着春的生机。且不说那两三枝桃花和短短芦芽所透露的春意,单是一笔水上的戏鸭,便已从鸭的感受,写出春的悄然来临,点染了春的气息,传达出无尽的欣喜。苏轼的诗句,使惠崇的画意更具神韵。

《惠崇春江晓景》作为一首优秀的题画诗,不仅传达了原画的意境,而且在对原画的阐述中,融入了苏轼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象、自己的情趣。诗人面对画面上的凫鸭,想象着鸭已率先感受到春天给江水带来的暖意。通过“知”这个动词,赋予画中鸭以生命,给静止的画面以动感,以生机。“春江水暖鸭先知”,已不仅是惠崇画中所表现的内容,而且是诗人想象的结晶,是诗人的心灵的发挥。

惠崇的画,为诗人的咏叹提供了基点;苏轼的诗,则借惠崇之画寓自己之情,在空间艺术与语言艺术的转化中,创造出一个新的境界。诗的最后一句“正是河豚欲上时”,是惠崇画中所没有的,完全属于诗人对画意的扩展。这是一种空间艺术所无法直接表达的思绪,是诗人面对惠崇的春江晓景图所产生的联想。是作者看到蒿、芦这些与河豚有关的景物(据说河豚食蒿、芦则肥)后的触发,或许还受到了梅尧臣诗句“春洲生获芽,春岸飞杨花,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的启迪。以此传出诗人对春的感知,表达作者对生活的热爱,也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

《惠崇春江晓景》是一首题画诗,但却没有停留于惠崇的画面,而是以诗人自己的想象、联想,丰富了画的内涵与情趣,并以成功的意境创造,使诗具有了独立的艺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