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又一次,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在《难忘今宵》的歌曲声中落幕了。

不论近年来围绕春晚有多少争议,这个从1983年就诞生的晚会节目,依旧是春节期间全国上下关注的最大热点。在这个有着36年历史的舞台上,许许多多人的面孔经由这里与全国数以亿计的观众见面,名声也随之呈现爆炸式的增长,“一夜爆红”的神话不断上演。

从早期的李谷一、费翔、毛阿敏、陈佩斯到后来的赵本山、宋丹丹,再到之后的吉祥三宝、小沈阳、旭日阳刚等,在登上春晚舞台后,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成了万种瞩目的明星。由此彼时的春晚,无疑就是一个成功率极高的“明星制造工厂”。

回头看去,36年的春晚舞台就是一段舞台与明星的相互成就史。彼时,舞台成就明星,一个个近乎素人的面孔霎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当红炸子鸡”,并在商业领域赚的盆满钵满;如今,拥有着数量庞大粉丝群体的流量明星渐渐成为春晚的主角。

“一夜爆红”频现的年代

在春晚造星的黄金年代里,李谷一、陈佩斯、费翔这四个人的名字是不得不提的。他们借着春晚的东风,可以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遍了整个中国,并由此开启了事业的直线上升之路。

1983年,央视第一届春节晚会亮相,据北京日报报道,第一届春晚刚开始不久,四部热线电话即被打爆,现场点播李谷一的《乡恋》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当时,《乡恋》是电视片《三峡传说》的主题歌,是当时红极一时的流行音乐。

第一届春晚亮完相后,李谷一的名字几乎是家喻户晓,有人将其比喻成“大陆版的邓丽君“。次年,李谷一再次登上春晚舞台,并演唱了由乔羽作词、王酩作曲的春晚压轴曲——《难忘今宵》。至今,《难忘今宵》都是春晚的压轴歌曲必备选项之一。

1984年,30岁的陈佩斯顶着个光头,拿着一个空碗,将“吃面条”的情景演绎地活灵活现。此后,陈佩斯与朱时茂两人便一举成为了春晚舞台上的常客。

因与央视的版权纠纷而从春晚舞台出走后,陈佩斯开始了自己舞台剧的商业尝试,不过成果却不尽如人意。在一次采访中,陈佩斯曾坦言在做舞台剧的几年时间里亏损一度达到2000多万,他笑称“我从来不去高档餐厅吃饭,身上穿的毛衣都是10年前买的便宜货。”

在陈佩斯出现的三年后,费翔以第一位回到大陆的台湾歌手身份出现在了春晚的舞台上。

这个27岁的年轻人,穿着红西服和喇叭裤,在春晚上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故乡的云》以及突破限制地跳了“迪斯科”舞蹈后,马上一炮而红。1986年他录制的专辑无人问津,而春晚后歌曲盒带狂销160万盘。参加春晚演出的两年后,费翔在中国大陆12个城市共举办了65场演唱会。

赵本山们的美好时代

陈佩斯走红后的六年,春晚的第二个小品之王——赵本山出现了,持续了21年的“春晚本山时间”也由此开启。

1990年,二人转出身的赵本山在姜昆的推荐下,进入央视春晚的表演名单里。带着东北二人转风格的小品《相亲》一经推出,就获得了观众的广泛认可。此后,赵本山连续多年的春晚舞台上演绎了类型各异的小品节目,如《昨天今天明天》、《卖拐》、《小崔说事》等一系列作品,几乎每一个作品都是当年春晚最受欢迎的节目。

除了春晚舞台混得风生水起,赵本山凭借着前者带来的巨大知名度,也展开了资本层面的布局。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赵本山是借着春晚走红实现商业化程度最高的明星之一。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赵本山在2003年成立了一家本山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2500万人民币,赵占股49%,其妻子马丽娟占股52%。目前,本山传媒旗下一共有11家子公司,涉及东北二人转、喜剧小品、民间歌舞综合文艺表演,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影视剧制作及发行,剧院,电影放映,经营演出等多项业务。

在赵本山的商业版图里,在2007年年底,他以2000多万元的价格,取得了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的产权,并在之后把经营剧场和经营剧团结合起来,做成了统一的品牌。此后,赵本山又投资拍摄如《刘老根》、《乡村爱情》、《马大帅》等系列电视连续剧,用电视来包装弟子,提升赵家班的知名度。此外,赵本山还成立占地2.5万平方米的“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实习基地”,通过“前店后厂”的模式培养新人。

在《福布斯》中文版评出的2005年中国名人榜中,赵本山排在第100 位,当时公布他的年收入为1300万元人民币。当时,有媒体曾与赵交流过收入数字是否准确的问题,后者则笑着表示“我就能赚这点钱吗?”。赵本山笑颜背后,实则是对自己财富能力的自信。据媒体报道,仅赵旗下的几家刘老根大舞台演出方面的收入,2007年就达到5800万元,上缴利税1300万元。

事实上,除了赵本山及赵家班弟子走红外,民间草根也通过春晚这个名声放大器一时间声名远播。

2006年春晚,一首《吉祥三宝》让歌曲创作者蒙语主持人布仁巴雅尔、他的妻子乌日娜以及小侄女英格玛组成的“吉祥三宝”家庭三人演唱组合,迅速走红全国。成名之后,邀请“吉祥三宝”的广告商、商演组织者不断,后者还推出了音乐专辑。

2011年,农民工歌手组合旭日阳刚在春晚的舞台上,演唱了一首来自汪峰的《春天里》。这个来自底层的声音经由春晚,被全国观众认识。随后,旭日阳刚也立马走红,商演、广告不断。有媒体报道,此前一直处于街头卖艺的两人,在春晚后演出费达到十几万一场。不过,此后由于频繁在商演场合演唱《春天里》,旭日阳刚还与汪峰在版权方面发生了纠纷。再后来,由于长时间没有新的作品,这个组合的知名度也迅速降低,团队解散。目前,团队里较为年轻的刘刚入驻到抖音平台,迎来事业第二春。

2012年,哈文挂帅的龙年春晚舞台上,来自山东菏泽的农民“大衣哥”朱之文在晚会上演唱了一首《我要回家》后,被观众熟悉。有数据统计,朱之文在山东电视台《我是大明星》节目走红后的商演价格是1000元一场。此后经过星光大道还有春晚的加持,大衣哥的演出费用水涨船高。2015年接受采访的时候,已经可以拿到税后五万元的酬劳了。在最近的一次视频采访中,朱之文表示现在演出费用已经接近10万元了,他还称有人开出了十几万的价格让他去做表演,仅仅需要唱2-3首歌就ok。

此外,还有“见证奇迹时刻”的魔术师刘谦、《时间都去哪儿》的王铮亮、“郝健”扮演者沈腾以及相声师徒冯巩和贾玲、郭德纲和岳云鹏,也都在春晚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特别是从今年的春晚来看,岳云鹏已是第三次走上春晚的舞台,大有开启春晚语言类节目3.0时代的趋势。

注意力争夺战

近些年来,随着“超级女声”开启的全民选秀时代的到来,一大波如《中国好声音》、《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选秀类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素人走红的渠道变得越来越多。

同时,搭乘着移动互联网的风口,类似于微博、快手、抖音、微信等社交娱乐媒体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观众的注意力被进一步地细分、切割。

时代改变了,春晚也在求变,开始邀请自带流量的明星上春晚。

于是,在2014年由冯小刚操刀的马年春晚上,韩国男星李敏镐被邀请与庾澄庆合唱,法国女演员苏菲玛索与刘欢组合,和《中国好声音》的姚贝娜也被邀请到春晚现场。

此后的几年,从《我是歌手》走红的邓紫棋到《欢乐颂》里五位女主角、TF boys,再到今年《知否知否》里走红的朱一龙、《极限挑战》的张艺兴以及邓伦、吴磊等一大批堪称顶级的流量明星都被接连请上春晚的舞台。

倚杖着这些自带巨大流量的明星,央视春晚成功捕获了一大批少男少女的心。对于春晚的期待最多的声音,也从“最喜欢的哪个节目”变成了“最想见到的那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