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婚恋之绝宠蛮横妻》

内容简介:这次是一个身着西装的文雅公子哥,顾妃挑眉,细细打量了一下,问道:“齐歌?”“顾小姐好像有点狼狈。”齐歌咧嘴笑了笑,那话语间竟与他文雅的外貌一点儿也不符合!  你瞧他后边儿说的话——“如果头发上再来点,就更像个女乞丐了。”  顾妃拿着小包的手慢慢捏紧,她深呼吸了一口,挂着无人可挑剔的礼节性笑容说道:“齐少爷说笑了,妃儿今天身体有点不适,现行告辞,改日再见。”

靠在栏杆上,顾妃看了一会,觉得无聊,看见一旁有自动贩卖机。走到自动贩卖机前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硬币。又看了一眼里面的可乐,却 也只能转身去找齐歌。刚一转身就撞到一个人的胸膛上“啊!”“没事吧?”没站稳的顾妃就闻到一阵香气,浅浅的,一点一点的缠绕在身边。  腰上一紧,顾妃被腰上的一股大力带着转了一个圈,当再一次站稳的时候,眼前的男人让顾妃眼前一亮,坚毅的脸庞,丹凤眼,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性感的喉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就皮相来说,和齐歌那个妖孽简直不相上下!  “没事吧?”男人又问了一次,顾妃这才回过神来,刚想说话,就发现,男人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并没有收回去。  他也才发现,立刻收回自己的手,并后退了一步,这绅士的举动无意间让顾妃对他好感度上升。  “你好,我叫顾妃。”顾妃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迎着阳光,格外明媚。  “非常的非?”  “贵妃的妃。”顾妃扬眉,这个动作是她从齐歌那里学到的。  应栩呆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对顾妃说:“我叫应栩。”  “许诺的许?”  “栩栩如生的栩。”两人相视大笑。  “可以帮一个忙吗?”顾妃不好意思的指指自动贩卖机,应栩不解。顾妃只有又说:“我没带硬币。”  应栩明了,从怀里拿出硬币,一会,两人手里都拿着可乐。炎热的夏天,冰可乐,简直是绝配!  顾妃主动邀请应栩去看滑旱冰,但是应栩看了一眼那边热闹的场景,拒绝了。顾妃也不介意,她留意到应栩的衣服上,有一个工作牌这不就意味着应栩就在这个运动馆里上班。也就是说以后来这里,还可以遇见他咯。

2.《总裁虐爱:火辣娇妻不承宠》

内容简介:四年前,订婚宴上撞破未婚夫和妹妹的苟且,祸不单行,陆言还被人从宴会上绑架。绑匪拍了她的不雅照,还扬言要破了她的身,在频临绝望之际,陆言被人相救。“她们抢了你的,我帮你夺回来。”“条件呢?”“住进这里。”陆言心里冷笑,转身就出了国,让傅先生百寻不着。

陆青脸色一滞,她和贺庭虽然已经订了婚,两人平时也经常见面吃饭约会,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两人相敬如宾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谈恋爱的人。她也不是没有暗示过贺庭把婚礼办了,贺庭每次都跟她打马虎眼,自己说得多了,他反而有些不耐烦了。  对于贺庭,陆青总觉得越来越捉摸不透。  但是这些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外面,她一直塑造着和贺庭恩爱和谐的画面,下意识的就为贺庭开脱,“妈,贺庭最近忙,再说了,我也没着急着要嫁给他呢,不急,过阵子再说!”  陆历信不赞同的挑眉,“贺氏四年前受了重创,现在已经稳步上升了,忙是忙了点,但是都订婚这么久了,还不结婚,这会让旁人看笑话的,你找个时机和贺庭说一下,就说是家里的意思,你要是不好出面,我就直接去找贺家。”  陆青连忙摆手,“不,不,爸,这些事,您就别操心了,我会处理好的,您也累了吧,快先上去下个澡吧,我让厨房给你炖了你最爱喝椰子鸡汤。”  等陆历信一上楼,薛静怡便拉着陆青坐到一边,“青儿,你告诉妈妈,是不是贺庭不想结婚?”  陆青脸色一僵,“妈,没有的事。”  薛静怡用力一拍她的手臂,“说实话,别以为我像你爸一样好糊弄!”  薛静怡当年能用手段赶走陆言的母亲,自然是有些本事的,这点小马虎她一眼就看了出来。  陆青揪着双手的手指,低着头,“没什么,就是,贺庭好像对结婚这件事,不是那么上心。”  薛静怡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陆青,“你啊你!绑住男人的手段还要我教你吗?别到手的男人最后还让他跑了!”

3.《倾城绝恋:非卿莫属》

内容简介:单纯的天女,含怨的毒咒,一对相爱的灵魂就此被迫分离,他为了寻找她,踏上漫漫无期的寻路;她失去一切与他有关的记忆,面对曾经深爱的那人也再无法喊出声音将他留下;她忘却前尘仍旧天真无邪,而梦境逝去她是否就算能真的忘却?冷傲的神子默然守候,等候他的会是万年的孤寂,或是那人嫣然的笑容?

青年男子玉冠华服,轻蹙着眉头,仰头看着靠坐在高高枯木枝上的青衣女子,“青儿,我说过我要娶你。”女子貌美绝然,静静的回看向他,好半晌也不开口,对方并不回答,他有些着急,眉头又蹙了蹙,急道:“我对你……”  “慕希,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他不满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着急着要推开我,难道我们连说会儿话都不行?”  青色的衣诀轻扬,她从巨大的枯木上缓缓落下,轻轻闪身避开了对方向自己伸出的双手,稳稳落地,不留痕迹的退开了几步,淡声道:“你是腾蛇白矖之子,他们双双都是守护生命的神祗,你生来便该是守护光明的神。而我是天女魃。你我的存在本就是水火不容,你我身份有别,根本不存在推不推开这一说,而且”她顿了顿,仍不看他,声音浅薄听不出情绪,“我是远古上神,你不过是个年幼的神子,别忘记了这点,你对我而言,不过还是个孩子。”  “生死本该相依,如同祸福一般。”慕希逼近一步,“神位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几千年的时间,我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无知的年幼神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明白我非卿不娶。”  纤长的睫毛掠下一片影微微颤着,面前的神子还太年轻,现在的他还有许多不能明白的事情,而她都明明清楚明白,却仍无法抵挡对方的话语在自己攒动起心中一片涟漪,她垂着眸子不敢让男人发现她眸底深藏的情绪,皱眉冷声道:“简直大逆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