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逃亡的宏大叙事,交织着对家园不舍的情愫,《流浪地球》在这个新年火了,豆瓣过8的评分,截止目前9亿多的票房。有人称其是中国首部现象级硬科幻电影,更有人直呼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电影改编自刘慈欣的同名短篇小说,在未来,太阳内核极速老化、持续膨胀,地球将被吞没。35亿人类唯一的生路是向外太空恒星际移民,因此建立了一万座驱使地球前进的行星发动机,推动地球飞出太阳系,寻找希望。

片中一句“希望,是这个时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多次出现,它的意义远比“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沉重得多。

第一次,在地下城的语文课上,语文老师问希望是什么,一个学生用做作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主角之一韩朵朵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而当危机发生,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人们纷纷逃离,韩朵朵等人急需支援,她对着广播喊出了这句话:

“希望,是这个时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电影中,吴京饰演的刘培强对空间站的同事说: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终有一天能见证贝加尔湖的冰重新化成水。

而流浪地球计划预计耗费2500年,需要100代人共同努力,而且不知道结果如何。相当于我们的祖先从春秋时期,就开始为我们的今天奋斗。

“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我们选择希望。”

1

且不提科技上的超现实部分,《流浪地球》也并非没有槽点。宇航员爸爸刘培强跟联合政府沟通方案的时候,联合政府说,这个方法科学家测算过成功几率为0。

然而在这一刻,刘培强说服联合政府搭上人类文明的种子去做一件成功几率为0 的事情,他谈的是父子情。这样的煽情显得有些刻意。

父子情又是片中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感线。父亲刘培强放弃治疗绝症中的妻子,抛下年幼儿子刘启前往空间站。长达数十年的分别,两代人不理解、不信任,矛盾在电影开头就不断升级。

危机面前,两人却冲破隔阂,发挥最大潜能携手拯救地球。刘培强驾驶着飞船冲向木星,牺牲了自己,刘启不顾生死启动行星发动机。

绝望和希望总是在刹那之间,他们却不舍地坚信希望。

电影情节反复,却不断提醒我们,希望的力量是代代相传不变的真谛。

从打造红塔集团,到被判无期徒刑,“中国烟草大王”褚时健曾跌至谷底。但他2002年保外就医,74岁携妻种橙,这位老人“触底反弹”,走出一条令很多年轻人难以想象的“V字型”人生道路。

在采访中,褚时健说:“现在社会上太多人这么想,都想找条直路走。尤其年轻人,大学读完书进入社会刚几年,就想搞出名堂,实际不是这样。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条直线。

我也曾经是年轻人,从新中国成立后到现在,社会变动很大,很多希望都破灭了。尤其是我40来岁的时候,几乎所有希望都不存在了。当你抱着很大希望的时候,失望很多;当看不到希望之后,希望又好像慢慢看得着一点。”

朗读者第二季中的一期,主题为“路”,一位特殊的朗读者,清华研二学生矣晓沅登上舞台,他用自己的行动走出了一条宽广的路。

6岁患上“不死的癌症”,11岁,他的身体就被困在轮椅上,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他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清华园很大,矣晓沅的求学之路,就是从“飙轮椅”开始,大学本科,矣晓沅没有缺席一堂课。从初入学时的排名靠后,到四年级的时候,矣晓沅拿到了全校的特等奖学金。这是清华学生的最高荣誉,每年只颁给10个本科生和10个研究生。

矣晓沅说,或许我们的世界曾经充满黑暗,但关怀与帮助是一支火炬,照亮了小小的一方天地。即使再难,我也愿将这支火炬继续燃烧并传递下去,总有一天,星星点点的火光将会驱散黑暗。

《流浪地球》片尾曲《夜空中最亮的星》唱道:“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两代人的故事,褚时健人生坎坷,矣晓沅生来不幸。

不曾放弃希望的人,希望也从未放弃过你。

2

春节期间,一颗车厘子霸占了好几天的微博热搜榜,爆火的一篇网文,提到女生的财务自由可分为15个阶段,“车厘子自由”便是其中之一。

“有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实际上连车厘子都吃不起”,戳痛了不少人的心。也有人痛斥,这是在贩卖焦虑!

《2018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焦虑已经成了白领生活的一部分。被调查对象中,只有不超过5%的人不焦虑。

心理学中,有一个理论叫做期望效应,又叫"皮格马利翁效应"也叫"罗森塔尔效应"。

这个效应源于古希腊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古希腊雕刻家皮格马利翁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用象牙雕刻的美丽少女,并希望少女能够变成活生生的真人。他的真挚的爱感动了爱神阿劳芙罗狄特,爱神赋予了少女雕像以生命,最终皮格马利翁与自己钟爱的少女结为伉俪。

后来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森塔尔等人为首的许多心理学家进行一系列研究,实验证明,学生的智力发展与老师对其关注程度成正比关系。

人们通常用这样来形象地说明这个理论:"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要想使一个人发展更好,就应该给他传递希望。

给自己树立积极且合理的希望,也许这正是解决所谓“焦虑”的出路。

《流浪地球》的上映给中国科幻电影业带来了希望,这份希望自筹备开始我们等了四年。

刘慈欣在《流浪地球》原著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听着亲爱的,我们必须抱有希望,这并不是因为希望真的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要做高贵的人。

在前太阳时代,做一个高贵的人必须拥有金钱、权力或才能,而在今天只要拥有希望,希望是这个时代的黄金和宝石,不管活多长,我们都要拥有它!”

新的一年,希望也许还在路上。人生不易,更别轻言放弃。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

该文章转载自:神马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