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天津2月10日电(记者宋瑞 张宇琪)拥有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天津剪纸艺术委员会秘书长的头衔,获得能装满几个行李箱的奖杯和奖状……天津剪纸匠人董俊丽却依旧“白加黑”的“蜗居”在工作坊内。这一剪,就是近六十年。

图为董俊丽的花篮剪纸作品。新华社记者张宇琪摄

镂空光影剪纸人生

身着灰色毛衫、外套青绿对襟绣花马甲的董俊丽,听到“笃笃”的叩门声,忙褪下金丝边框眼镜,停下手中的活儿,笑盈盈开了门。

在她不到二十平米的“静雅轩”剪纸工作坊内,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剪纸摆在一扇架子上。有的已完成装裱,细致地裹在报纸里;有的画着底稿、订着书钉,尚待裁剪。

桌上平铺着“新鲜出炉”的天津特色“肥猪拱门”剪纸,吸人眼球。肥溜溜的小猪体态憨厚,呈奔跑姿势。猪身上装饰着几朵五颜六色的花瓣,背上驮着一摞金灿灿的大元宝,猪鼻朝上,拱着一串吊钱进家门……

“这是锯齿纹、柳叶纹,这是花瓣纹、水滴纹……”董俊丽指着桌上的剪纸,不需思索,神采奕奕地向记者介绍,还不忘现场演示。

“剪纸有三个诀窍:一准、二稳、三快。先从小猪的脑袋开始,剪出圆乎乎的轮廓,猪尾巴短小又灵动,猪腿微微短一些,最后剪漂亮的大眼睛。”董俊丽一边说着,一边用剪刀操作着。不到十分钟,两只肥溜溜的小黑猪便呈现在记者眼前。

董俊丽剪纸一坐就是个把小时,不仅如此,她还是个地道的“夜猫子”,经常连剪纸的“犄角旮旯”都要“锱铢必较”,剪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

董俊丽揉揉略显浮肿的眼睛,笑着说:“夜深人静时总能浮现好多灵感。一剪就停不下来,总想一气呵成剪完为止。再说有我的‘老朋友’陪伴,并不寂寞。”

董俊丽布满硬茧的右手摩挲着比自己年龄还大、磨得锃亮的“老朋友”——剪刀,将自己与剪纸的情缘娓娓道来。

图为董俊丽展示自己剪的“肥猪拱门”剪纸。新华社记者张宇琪摄

六十余载剪纸情缘

“打我记事,就常看到母亲剪纸。”7岁时董俊丽揣着“花篮梦”,将母亲的花样子拓来后,拿起剪刀,开始像模像样地学大人剪纸,剪成后贴在家中的小窗户格子上。

“邻居大娘总说我瞅见纸就能剪。”董俊丽回忆说,从观察花开的形态,到了解花的“姿势”,她久练久熟,越剪越顺手。

17岁时,董俊丽听从分配进入工厂担任模具钳工,与横平竖直的机械草图打交道。下班后,董俊丽还常去职工夜校,自学机械制图、数学等知识。拥有熟练绘图功底的她,画起剪纸底稿更是得心应手。

闲暇时间,董俊丽大量阅读了剪纸、木雕、印石等民俗类书籍。“艺术都是相通的,这些知识对我日后剪纸理念和设计有很大帮助。”董俊丽说。

“东篱骄子”“圣静寻仙”“秋水之魂”……透过朱红薄纸,董俊丽将所学知识融入剪纸的设计理念,还为这些花篮系列剪纸作品起了古典雅致的名字。

47岁时董俊丽因身体原因退休后,将剪纸变为她的专属“事业”。2007年,董俊丽和十几位剪纸爱好者自发成立了剪纸沙龙,还办起了剪纸社区班。10余年间,上至八十多岁的老人,下至一年级小学生,只要对剪纸感兴趣都可以来学习。

“每个民间手艺人都有一个开工作坊的梦,我也不例外。”2016年,董俊丽开办了自己的剪纸工作坊,对剪纸更加精益求精。从剪纸工具、设计图纸、底稿绘制,到装裱成品,董俊丽均亲力亲为。

董俊丽把心意剪入作品,留下了“专属印迹”的同时,也练就了一双能辨别手工还是机器剪纸的“火眼金睛”。

她举例说,手工剪的锯齿纹末梢可以看出细小的刀口,机器很难仿制。“机器批量生产虽快,但论精细程度,却无法和手工比拟。”

传承创新剪纸艺术

“剪纸是对耐力的考验,而我的视力和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了,要找一个真正愿意学剪纸的传承人呐。”董俊丽调侃自己的工作坊是个“家庭礼品店”,流露出一丝“后继无人”的无奈。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董俊丽遇到了在一家小店埋头绣十字绣的张丕江。“我观察了他好几天,坐得住,活儿也细,完全不受外界环境干扰。”董俊丽像是捡到了宝,随即向张丕江抛出收徒的橄榄枝。

50岁的张丕江就这样成为董俊丽唯一的徒弟,二人亲如母子。“我是剪纸的‘门外汉’,起初剪得像‘狼咬狗啃’,自己看着都不顺眼。娘说我头一张要留着,一直剪、一直练,到第十张、第一百张,再对比,总会有变化。”张丕江说,这样练习了半年,终于得到了董俊丽的认可。

近年来,董俊丽创新了建筑类剪纸。她亲自去建筑实地采风,用手机拍摄各个角度的照片,选取最合适的角度进行剪纸创作。

“我在建筑实景中加入回字纹、祥云纹等传统元素,将现代和民俗元素融合。”将建筑风貌用剪纸的形式记录下来,董俊丽乐在其中。

年纪虽大,董俊丽仍“赶时髦”,自学了PS、AI等绘图软件,设计婚纱人物类剪纸底稿图样,为新婚的小两口儿增添“剪纸结婚照”,颇受年轻人喜爱。

董俊丽说,踏踏实实剪纸就是最幸福的事。“我希望继续创新剪纸类型,丰富样式,让更多人接触和了解我们博大精深的剪纸艺术。”

该文章转载自:在线阿v视频欧美99线